松鼠学堂,带更多人读懂海南的大自然

转自:澎湃新闻 发表于2019-07-01 17:57:24

本网7月01日讯 在海南有一座“松鼠学堂”,它不是松鼠们的学校,而是一家自然教育学校。创办五年来,松鼠学堂办讲座、组织生态旅行、培训生态导览员,让更多海南的孩子们,甚至大人们,走进海南的大自然。让他们了解到,海南不仅仅是大海和沙滩,还有热带雨林、红树林、湿地……,还有萤火虫、长臂猿、坡鹿这些野生动物。4月,在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附近的海口演丰,松鼠学堂还和海南观鸟会成立了海南第一所自然学校。

自然学校是什么?松鼠学堂的创办者高高有时如何看待自然教育、自然学校,还有海南这座绿岛的呢?

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红树林景观,这里分布着我国面积最大的一片沿海滩涂森林——红树林,绵延海岸线28公里

澎湃新闻:松鼠学堂到今年已经创办五年了。五年前你是怎么想到做自然教育的呢?

高高:从事自然教育的人都有不同的出发点。比如有人是玩户外运动的,他觉得单纯的玩还不够,需要补充些知识性的东西。还有人是做儿童教育的,觉得亲近大自然对儿童成长很有好处。而我不大一样,一方面我觉得海南的自然环境是还不错的,同时它也面临着很大的危险,比如海岸线、热带雨林的过度开发,但大家对这方面却漠不关心。所以,海南在自然上的价值不被认可,以及公众缺乏保护意识这些因素,使我们想要帮助大家更多地认识海南的自然之美,可以切身地情感上去认识大自然。此外,当时我自己的孩子还小,只有两三岁。我希望她可以在自然的环境中成长。

澎湃新闻:你创办松鼠学堂时,国内自然教育的情况怎么样?

高高:至少在海南,我是第一个做自然教育的。即便在全国范围内,自然教育从业者也非常少。松鼠学堂成立的第一年,赶上了全国首届自然教育论坛的举办。当时的与会者只有一两百人。因此,从业者可以借鉴的先例也很少,大家都在向欧美、日韩学习。

澎湃新闻:你此前说到海南的自然资源很好,但大众对它的认识和自然教育者可能有偏差?

高高:游客来海南一般都奔着它的海岸线和酒店,但我个人觉得海南最美最好的是它的热带雨林、是乡村、是它的民俗文化。此外,大多数人都以为海南的生态环境很好,比如空气质量常在全国位居前列。但实际上,无论是海南的空气质量,还是人均绿地面积,抑或红树林或是海岸线,都在一个很危险的状态中,空气质量是在逐年下降的。生活在海南的人都有很切身的体会。但大家会觉得,只要比大城市好就行,这是最可怕的。因此我觉得要先改变人们的观念和意识,才能够让大家有保护环境的一个自觉的行动,所以我们就从自然教育入手,让大家感受到自然之美,之后就会有保护环境和保护自然的自觉。

澎湃新闻:你自己的自然教育启蒙是什么?

高高:我从小就喜欢自然,喜欢看虫子,喜欢看植物,但是并没有去追究他们的名字。来到海南之后,我发现海南这个岛的动植物跟大陆区别非常的大,很特别。因为我当时做媒体工作,所以可以接触到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他们带我在保护区里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说蚂蝗、青蛙和蛇,我就觉得热带雨林很神奇,让我有了探索她的欲望。还有在海南的乡村里,有菠萝蜜、莲雾、黄皮果这些以前我从来都没见过的水果,于是我开始记住它们的名字,开始掉到自然的坑里面。我离开先前工作的农场之后,就想带孩子们到自然当中去,认识这些植物花花草草和昆虫动物,但那时候其实我并不知道这种行为就叫做自然教育。后来我就认识了当时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的一些主办的单位的一些专家学者,其中就有中日公益伙伴的李妍焱老师,她正在写一本书,名叫《拥有我们自己的自然学校》,正是那本书给我一个真正的在自然教育方面的启蒙。

澎湃新闻:自然教育都有些什么方式呢?

高高:讲座,导赏,自然笔记,自然观察,自然艺术。最主要的就是这几种。

澎湃新闻:松鼠学堂刚刚创办的自然学校和以前的工作相比有哪些推进?

高高:我们这几年一直带领公众在自然中活动,也去学校上自然课。但是自然学校除了可以继续这两类的活动之外,是更重要的,是对在地的自然资源系统化的梳理,然后全面地呈现。另一方面,自然不仅仅是一个定格的画面,而是一个持续的、从不间断的过程。所以自然教育要想真正跟随自然的脚步,需要时间。一个固定的场域可以给我们这样的时间去持久地跟随自然。

所以,总结一下,我们在自然学校里做的事情,就是充分地、深入地、持久地沉浸于自然当中,在了解基础知识的同时,习得自然的智慧,并且,充盈富有理解力的个性,积蓄生活和学习的能量。

澎湃新闻:能够具体说说怎么系统化梳理在地自然资源系统么?你们会和一些比如保护区、湿地公园建立一个比较长期的合作关系么?

高高:海口有一个东寨港国家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我们和他的合作就是在场域方面的合作。那里有一个博物馆,我们经常会带小朋友和家长去博物馆,工作人员会做导赏,保护区的苗圃也会开放给我们使用。

但是这种合作,保护区有它的开放的社会责任,但它也会对来的组织和机构做一个甄别。它们对我们很信任,只要我们去联络都会去支持,也靠我们的活动对保护区做一个宣传,共同宣传红树林保护方面的知识。不止它们,我们和很多保护区,比如鹦哥岭,比如霸王岭,这样很多机构都是合作的关系。他们有一些需要做的公众活动,也会委托给我们。比如我们会给鹦哥岭保护区做护林员和志愿者的培训。

澎湃新闻:推行自然教育的难点在哪里?

高高:还是观念吧。很多人可能觉得自然教育不是刚需,不如英语钢琴那么重要。还有人觉得,自然教育就是出去玩,我自己也会啊,干嘛要花那么多钱参加自然教育?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然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松鼠学堂呢?

高高:人类对自然重拾敬畏之心,站在自然的角度思考问题,不要只予取予夺。松鼠学堂的话,它希望海南的孩子都能接受自然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