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把准五大点切入 推进新一轮更大力度开放

转自:新浪新闻 发表于2018-04-13 09:34:40

4月12日电 国家发改委今日推出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叶辅靖、李大伟、杨长湧的署名文章《牢牢把准五大切入点 务实推进新一轮更大力度对外开放》。文章指出,要把大幅削减服务业准入限制和全面放开制造业作为重点,特别是放宽银行、保险、证券、汽车、船舶、飞机等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可以预见,新一轮更大力度的开放,必将倒逼内资企业进一步加大创新力度,推动市场供给结构调整,优化市场要素配置。

QQ截图20180413093214.jpg

资料图:外商在上海设立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总部型机构。

文章全文如下:

主席在博鳌论坛的主旨演讲中掷地有声地宣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这是在保护主义逆风阵阵、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国何去何从的历史当口,我国向全世界宣示的战略抉择。这个抉择,是新时代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必然抉择,也是促进经济全球化、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然抉择。学习领会习近平主席主旨演讲,我们深刻感到,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牢牢把准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和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五个切入点,用对外开放的重大行动彰显大国责任担当,让开放成果及早、最大程度地惠及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

一、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必须在更广范围、更深层次利用境外优质的资本、技术和人才资源,增加中高端产品和服务供给,才能更好地弥补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制造业整体仍待提升等短板,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我国加入WTO前后的经验表明,让境外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资本和企业进来,有利于增强内资企业的紧迫感,倒逼内资企业提高自主创新的意识和能力,逐步形成内外资企业充分竞争、市场充满活力的格局,推动一个又一个产业领域实现赶超型高质量发展。

当前,主要经济体掀起新的引资竞争,优质资本和企业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在此形势下,要更好利用境外优质生产要素,必须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已经承诺的开放措施要尽快落地,尚未承诺的要加快开放步伐。要把大幅削减服务业准入限制和全面放开制造业作为重点,特别是放宽银行、保险、证券、汽车、船舶、飞机等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可以预见,新一轮更大力度的开放,必将倒逼内资企业进一步加大创新力度,推动市场供给结构调整,优化市场要素配置,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也将成为我国勇于突破利益固化藩篱、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的强有力证明。

二、着力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

当前,我国利用外资的条件发生三个深刻变化。一是国际环境深刻变化。我国产业发展日益面临发达经济体“上压”和发展中国家“下挤”的局面。二是比较优势深刻变化。低要素成本优势消失殆尽,广阔市场空间、良好人力资本和产业配套能力等三大新优势已初步形成但并不稳固,需要更好的营商环境使这些优势得以充分发挥。三是外资诉求深刻变化。过去外资企业主要看重我国的优惠政策,期望享受土地低价供给、税收优惠等政策红利。现在,外资企业更看重我国投资环境的法治化、便利化,期望在市场准入、行业竞争、法律实施等方面与内资企业享受平等待遇。

在此形势下,我国吸引外资必须从优惠政策为主向制度规范和投资环境友好为主转变,才能适应新形势新要求,在主要经济体激烈的引资竞争中掌握主动。要以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等开放高地建设为主要抓手,在投资、贸易、金融、综合监管等方面对标国际高标准规则,形成市场配置资源新机制、经济运行管理新模式,通过向全国复制推广相关经验,完善法治化、国际化投资环境,极大降低市场主体面临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同时,要充分发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新机构功能,通过上层建筑调整为生产力发展和生产关系改善提供更加有力的促进和保障。

三、切实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当前,新技术革命飞速发展,已经成为推动我国和全球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最主要动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来,我国创新能力提升十分迅速, 2017年我国PCT专利申请量达到50674件,增长12.6%,稳居世界第二位。企业主导的开放创新合作是我国创新能力提升的重要动力,2017年我国知识产权对外贸易额达到335亿美元,增长32.9%。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推动创新开放合作的重要条件。基于创新链理论,可以将创新分为四个环节:提出新创意、基于新创意获取知识、形成原始产品和市场化推广。直接产生经济效益的环节主要是后两个环节,但含金量最强的核心环节则是前两个环节。只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保证前两个环节能够合理分享后两个环节的经济收益,才能为核心环节的创新人员提供有效的激励。我国当前在创新链条上仍然主要处于后两个环节,而发达国家则更多处于前两个环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有利于把我国在应用创新和市场推广上的优势与发达国家在原始创新上的优势有机结合,在创新领域实现合作共赢。同时,也只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才能有效激励我国逐渐向创新链的前两个环节提升,实现由全球创新体系中的“跟随者”向“并跑者”甚至“领跑者”的转变。

四、主动扩大进口

当前,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市场优势日益突出。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国内市场规模很小,开放的重心主要在于通过开拓国际市场,有效参与全球分工网络,提升产业的国际化水平。如今我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多年超过30%,规模巨大、成熟规范的国内市场已经成为我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与竞争的最大优势。主动扩大进口,立足本土市场开展国际竞争与合作,对于提升本土企业核心竞争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主动扩大进口是实现互利共赢的重要方式。从国内消费者看,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我国居民消费结构持续升级,对于个性化、多样化的特色优质消费品需求量高速增长。当前,我国本土企业在核心技术、创意、营销模式等方面仍然存在短板,积极扩大特色优质消费品进口,有利于满足我国人民群众多样化消费需求,提升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从国内生产者看,以企业为主体,积极扩大进口高端设备、先进技术等高端生产要素有利于优化我国生产要素结构,提高生产效率,提升供给质量,促进供需平衡向更高层次跃升。从合作方看,主动扩大进口有利于为合作方特色优势产品提供广阔的市场,实现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五、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共同建设

当前,跨国公司主导的传统全球化发展模式的弊端日益凸显,导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发达国家内部出现了严重发展失衡。作为传统全球化模式的倡导者,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对全球治理的领导力日益下降,难以继续为全人类应对挑战和化解风险提供切实可行的方案,部分国家甚至举起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大旗,逆全球化历史潮流而动。我国政府基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顺应全球化的发展潮流,提出了“一带一路”这一划时代的伟大倡议。该倡议致力于通过合作理念、合作模式和合作实践的创新,有效解决传统全球化模式缺陷,实现各参与方互利共赢,是新时代我国对外开放和国际经济合作的重点。

“一带一路”将成为全球化深入发展的重要动力。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将在顶层设计框架下,按照市场原则实施一批高水平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产业合作项目,有效实现各参与方的利益共享和经济融合。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将进一步加强规则构建功能,在规划协同、经贸规则制定、融资安排、安全保障等领域完善健全一系列机制性安排,着力打造成本和风险共担的责任共同体,为构建更为公平合理透明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推进全球化深入发展做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