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电商的“镇域”实验

转自:中国青年报 发表于2020-07-07 10:19:37

农户余学勤家的一份带刺黄瓜、农户葛满枝家的一斤豆角、农户程良杰的一份长茄子、一盒山林散养土鸡蛋……这是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居民彭女士在微信小程序“尔岛农业商城”下单的一份农产品套餐。菜品展示页面不仅有记录每样农产品生长的视频,甚至还有每个农户、每片土地的基本信息和照片。

彭女士虽然与这些老乡素不相识,但是能够隔着屏幕看见他们的音容笑貌和劳动的样子,她甚至能够记起,自己吃过谁家的黄瓜、谁家的豆角。

每天下午5点前,在距离蜀山区270公里的池州市东至县泥溪镇,农户们会将客户选购的产品统一送到当地农产品“镇域仓”。这种场面让当地人感叹,过去农民排队送粮食给粮站的场面又上演了。

“镇域仓”的工作人员对产品进行分拣、打包。第二天凌晨4点,物流统一发货,8点前产品运抵客户小区门口,由工作人员送货到家。新鲜农产品从田间地头“登上”省城居民的餐桌,这场“旅行”只需十几个小时,这便是青年创业者、安徽尔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明心打造的“镇域田园综合体”项目。

该项目以“镇域”为单元,整合当地200多位农户和农场及部分品牌农产品资源,通过建仓,进行产品标准化质检、分拣、包装和预储存。随后,“镇域仓”(乡镇农产品中转仓库)与城市社区间实现点对点运输,工作人员提供送货上门、售后服务,形成闭环生态链。

“只要头天晚上9点前下单,第二天早上10点前准能收到产品,这个模式正在向更多乡镇推广,产品种类也在逐渐扩大。”33岁的刘明心感慨,在农业领域摸爬滚打6年多,总算摸到一条合适的发展道路,让家乡的生态农产品资源有了“归宿”。

造模具的返乡养起了“别墅鸡”

2010年从江西一所高校毕业后,刘明心在上海一家模具厂工作,从底层工人做到了部门经理。2014年一次回乡时,他感受到了家乡生态环境资源的独有价值,决心辞职返乡。他先是流转了200多亩土地,众筹创立了松林生态种养家庭农场,养殖土鸡,并种植葡萄等水果。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来自农村,对农村有感情。回家后,我挨家挨户跑,只要碰到做农业的就问问门道,想着能进入这一行。”刘明心回忆。

2015年,刘明心趁着国家鼓励发展家庭农场、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东风,扩大农场规模,养了1万只鸡,种了15亩葡萄。但是,销量却上不去,鸡也病死了一半。当地养殖户质疑他:“在乡镇里搞养殖,弄那么大场面干吗?能养出什么名堂?”

面对挫折,刘明心没有放弃。他调查发现,是鸡的粪便污染造成鸡群死亡。那段时间,他四处取经、考察,寻找先进的养殖技术。最终引入北京一家企业的发酵床技术,用益生菌替代生长素、激素,放弃标准笼养、圈养,不求快速进入市场,而是改善鸡的生活居住环境,科学提高鸡的免疫力和成活率。

然而,散养鸡又会遇到蛇、老鹰、黄鼠狼等天敌。刘明心就琢磨着在放养地放上光碟,用反光驱逐老鹰,还养了鹅和狗来防黄鼠狼,放雄黄石驱蛇。“这些都是实地摸索出来的小技巧,有养殖户来问诀窍,我全部告知,绝不保留,就是为了带动附近年轻人一起干养殖”。

“触网”带来新启发

2016年,刘明心开始接触“互联网+农业”,他尝试过众筹、淘宝、微商,将土鸡、土鸡蛋等优质农产品销往上海、苏州等长三角地区。

同时,在经营农产之余,他还想点子,将泥溪镇生态农业和乡村旅游资源挖掘、串联,打造建设了一部分民俗设施,将生态观光农业、休闲养老和农家乐项目结合在一起,吸引上海、苏州、无锡等城市居民前来体验消费,以此提高客户黏性,打开农产品销路。

依托互联网,刘明心创新推出“共享养鸡”计划,试水“小集群大规模”养殖。他专门设立了78幢豪华“鸡别墅”,每个“鸡别墅”里都有皖南纯种土鸡苗28只,每只鸡有独立住宿空间,产蛋箱、饮水器、采食桶、防野兽围栏等措施也一应俱全,喂食时还会放不同的音乐。

“这种模式中,客户能随时通过摄像头对土鸡饲养全过程进行监督,每年缴纳一定的管理费用,就可以随时收获养殖成果。在这个过程中,城里客户也可以体验养殖乐趣,实现个性化定制饲养。”刘明心说。

同时,他发现镇上本地涉农企业总是单打独斗拼市场,缺少合作。为此,他到处走访取经,吸纳了省内外多家食品、养殖企业的经营策略,根据本地农户、家庭农场、区域农产品的销售状况,把周边的农业生产者进行了整合,形成战略合作,把40多个农产品集中上架,统一宣传吆喝,结果“供不应求”。

让刘明心念念不忘的是,池州市和东至县共青团组织和相关部门也对他进行了帮扶,不仅帮忙对接资源,还推荐他参加创业辅导培训,吸纳其进入东至县青年创业者联合会,并成为团县委兼职副书记。刘明心在事业初创阶段,有了许多参加创业大赛、高峰论坛和外出学习的机会,创办的农场也获评首批“安徽省大学生返乡创业示范基地”。

走“农村包围城市”的电商之路

“经过学习和调研,我收获很多,做农业,一定要拓宽眼界走出去,不能天天窝在家里搞种植。”2017年年底,为了实现产业升级,刘明心与合伙人筹建了安徽尔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规划实施“镇域田园综合体”项目。

随着消费升级和转型,农产品电商企业层出不穷,但“全国采,全国卖”的路子同质化现象严重。在资本的推动下,有些企业连续扩张,靠牺牲价格来提高销量和维系客群关系,有些企业过度追求线下门店的扩张,因而资金链断裂。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生鲜电商领域,大约有4000多家入局者,其中有88%陷入亏损。有业内专家指出,很多涉农企业、销售生鲜产品的电商公司最后“做不通”,原因是脱离了农业生产者,不够“接地气”。

“生态农业存在规模小、生产环节多、把控难等难题,因此,不能走规模化、标准化和生产操作工业化的老路,必须自己打造独立、完整、强有力的供应链。”刘明心认为,生态农业更不能将摊子铺得过大,应当将供应链集中在“乡镇”这个区域范围内,将供给市场单位限定为城市小区,实现供给双方的精准对接,从而探索出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依据他的理解,“乡镇”作为行政区划中的最小单元,也是相对封闭的单元,活动半径较小,且每个乡镇、每个村都有自己的特色产品,更容易将散落在田间地头的农业生产者聚合起来。帮助他们树立生态农业的生产概念和质量意识,可以实现农产品优质资源的最优整合。

刘明心和合伙人多次调研,最终将省会合肥作为落地试验城市,以位于城市核心的蜀山区部分小区为样本,先后设立了12个社区服务站,试点农产品进城。“我们的思路是,一个乡镇的农产品点对点、精准供给某几个城市小区,以此模式为样本进行稳步复制。”

“为了方便用户购买,我们自己搭建线上商城,倒逼完善物流、冷库、仓储等体系建设,形成完整的供应链,还吸纳小区居民成为工作人员。”刘明心说,通过“镇域仓”,还可以整合辐射范围内的农户、土地资源,有效监管农产品安全生产,“未来竞争中,谁能掌握可溯源的农产品供应链,谁就拥有核心优势”。

生态农业离不开新型农民的参与。目前,刘明心在农户中扶持、培育种养能手,成立家庭农场,打造区域品牌,这也大大提高了贫困户的生产积极性。该项目通过提供就业、带动生产等形式,为当地贫困户增收。

其中,有一户贫困户王桂枝,丈夫因车祸导致下肢瘫痪,孩子需要照顾,无法外出务工。她种菜是一把好手,每天把自家菜园生产的菜品供应给刘明心的公司,每月都能增加1000多元的收入。

“做生态农业和生鲜电商创业,不一定非要把精力花在高大上的顶层设计、产业规划和市场框架上,也未见得要依赖过多的资本助推。”在刘明心看来,农产品电商的“镇域”实验的实质是——扎根农产品原产地,从田间地头、从底层做试验,从每一个小步骤、技术环节的完善开始,一步一步向上滚动发展,实现“小而美”的发展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