跻身行业第二 山东能源、兖矿集团重组在即

转自:北京商报 发表于2020-07-14 10:38:54

煤炭行业将迎来新的“巨无霸”。7月13日,山东省召开有关省属企业改革工作推进暨干部大会,会上宣布了山东能源集团(以下简称“山东能源”)与兖矿集团联合重组方案。重组后的新集团,将拥有超过6000亿元资产,成为仅次于国家能源集团的全国第二大煤企。不过,在煤炭行业增量空间被压缩的背景下,重组之后如何实现转型升级,将成为新集团管理层需要思考的问题。

强强联合

山东能源与兖矿集团均为煤炭企业,位列世界500强。有消息称,重组后的新集团将沿用“山东能源集团”的名称,原兖矿集团董事长李希勇将任新集团董事长,原山东能源党委常委满慎刚将任新集团总经理。

在两家企业的重组消息传出后,兖矿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兖州煤业股票大涨,截至7月13日收盘,报10.1元,涨幅为4.99%。

作为山东营收规模最大的省属国企,山东能源成立于2011年,资产总额超3000亿元。兖矿集团成立于1996年,营收规模在省内仅次于山东能源,旗下兖州煤业在国内外四地上市。

按2019年财务数据测算,山东能源与兖矿集团的合计资产总额和营业收入分别为6379亿元、6371亿元。在煤炭业务上,2019年山东能源原煤产量为1.25亿吨,兖矿集团原煤产量为1.66亿吨,重组后的新集团将成为仅次于国家能源集团的全国第二大煤企。

此次重组早有迹象可寻。2020年3月,山东提出“力争用三年时间,将省属国企数量整合重组压减三成以上,资产效益提高三成以上”。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大型煤炭企业重组往往涉及到利益分配、管理体制、人员债务等诸多现实问题,实际推进过程中会面临一些挑战,因而重组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彻底完成。

集约发展

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看来,兖矿集团与山东能源走向重组并不令人意外,两家重组既顺应煤炭行业整体的发展趋势,也符合国家希望国有企业做大做强的基本原则和相关政策。

早在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便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若干意见》。2011年,山东整合重组省内6家煤炭公司组建了山东能源。“十三五”以来,煤炭行业兼并重组的步伐开始加快。据统计,2016-2019年,国内煤炭行业完成并购交易61起。

2017年,窑街煤电、靖远煤业整合成为甘肃能源化工投资集团。2018年5月,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整合12家旗属涉煤国有企业,组建内蒙古圣圆能源集团。2018年11月,辽宁整合9家涉煤企业组建辽宁省能源产业控股集团。

一系列兼并重组的背后,是我国经济发展状况的变化。“十三五”以来,我国经济发展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能源需求增速则有所放缓。2014-2016年,国内煤炭消费增速持续为负,随着供给侧改革效果显现,2018-2019年煤炭消费有所增长,但2018年、2019年增速分别仅为1.05%、1%。

在此背景下,煤炭企业的经营也面临压力。此前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消息称,2020年,在需求不旺、价格下行,以及市场明显供大于求的形势下,煤企经营压力剧增,一季度行业亏损面超过四成。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当前我国能源行业高度分散、集中度严重偏低、产业发展布局不合理,还有几千家产量30万吨以下的小企业,这与经济布局、在全球市场竞争力不相适应。从经济布局、产业结构调整来看,这次重组是要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能源企业和集团。

“虽然煤炭行业的增量空间不断被压缩,煤炭企业通过内生增长做大做强变得越来越困难,但行业内部仍然可以进行结构调整。煤炭企业通过存量市场上的并购重组,能提高供给质量、发挥规模效应。”山西证券分析师刘桂军指出。

转型不易

针对与兖矿集团重组后的发展计划,山东能源在一份官方声明中称,在巩固煤炭、煤电、煤化工三大传统产业的同时,将进一步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现代物流贸易三大新兴产业。

刘桂军认为,并购重组是煤炭企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并购重组能促进创新体制机制,推动转型升级。

林伯强也表示,兼并重组后的煤炭企业资金实力更强,可以进一步向新能源、互联网等方向转型,与现有的传统煤炭业务区别开。

事实上,近年来山东能源和兖矿集团均在谋求转型,并布局了一些新兴产业。其中,山东能源将医养健康产业作为集团的重点支撑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2018年组建成立了山东颐养健康产业集团,兖矿集团也建设了新能源研发创新中心。

针对山东能源和兖矿集团在新兴产业方面的营收和利润状况,北京商报记者致函采访山东能源和兖矿集团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需要注意的是,转型升级的目标虽然美好,但推进起来也并非易事。此前,部分煤炭企业也大力发展了一些非煤产业,这些产业发展状况并不好,甚至成为了公司业绩的拖累。

以煤炭企业上海能源为例,该公司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4亿元,同比下降13.13%。分业务看,2019年上海能源仅煤炭业务的毛利率为正,铝加工、电力、其他业务的毛利率均为负值。

年内最大

山东省作为国资大省,以及我国重要的能源重工业基地,在国企改革方面一直大刀阔斧。在业内专家看来,此次重组对山东省有重要的先行示范意义。

对于山东省此次公布的国企重组方案,CEI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唐大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如果结合最近公布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来看,山东省的大型国企改革先走一步,可为推进国企改革的同行们提供实践经验。《行动计划》的首要任务是国企要继续完善现代公司治理,兼并重组后公司规模更大,有利于集中优势的管理资源,提高公司管理效率和决策效率”。

据公开报道,今年以前,山东省已陆续整合青岛港、烟台港等多家港口集团,组建山东港口集团;整合多地机场资产和企业,组建山东机场集团;并将中国重汽集团、山东交通工业集团划转至山东重工集团控股。

不过,在李锦看来,山东省以往的国企改革更多侧重于轻工业,在能源等重工业领域还没有过这么大幅度的改革动作。“山东省是资源大省,尤其是能源化工、重工业、钢铁、煤炭、石油、黄金等,这次重组动作对山东省来说意味着一个新开始。”

“这次重组是新冠疫情以来,也就是今年以来国企改革的第一个大动作,也是2020年国企改革最大的动作。”李锦说,“从这个角度讲,它的意义不局限于山东省。”

“对于山东省来说,应该说这次重组体现了两个特点,一个是进入了实质阶段,另一个是进入了大规模的阶段。”李锦这样评价山东省国企改革的进程。

李锦还表示,山西、河南、河北、安徽等省都是中国的重工业或能源产业的重要基地,尤其是煤炭、钢铁领域,而这些省份尽管在进行改革,却都没有很大的动作,山东省这次下了很大的决心。

未来,山东省在快步改革的路上必然也将面临更多挑战和难题。在李锦看来,可以看出山东省在专业化、产业板块重组方面渴望拿出大的动作。而这不只体现在山东省内,由于山东省各个能源企业集团在全国开展业务,也将在全国或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未来,它不光是内部的板块调整,而且外部还有海外的板块可能也会调整。”